首页 女生 穿越小说 明朝富家子

第一卷 第一章 一记闷棍

明朝富家子 星辰玖 4174 2019-10-17 17:21

  大明嘉靖十一年,天下并不太平,北方蒙元小王子方率十万铁骑寇边,南方海盗又和倭寇勾结在广州周边杀掠了一番,以致兵部左侍郎、右佥都御史、两广总督林富被罢官削籍。

而此时,同处大明东南沿海的福建承宣布政使司泉州府惠安县城却是一片歌舞升平,晚间各处酒楼茶肆仍旧照常营业,仿佛不知有海盗和倭寇存在一般。

这天晚上戌时许,街上已觅不见几个行人,但城中最大的酒楼福瑞楼仍旧灯火通明,热闹非凡。

在一片喧嚣声中,一个俊俏的公子哥儿突然从酒楼后门窜出来,疾步的往后院走去,看他那架势,分明是想上茅房。

不过,他并没有走向茅房,刚出后门不远,他便往旁边的草地上一站,直接尿开了!

这家伙,边尿还边鬼哭狼嚎般唱着曲儿,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在这尿尿一般。

他如此张狂,难道就不怕有人看他不顺眼,来收拾他吗?

他当然不怕,因为他是惠安杨家的长子嫡孙,杨聪!

惠安杨家,那可是整个泉州府都数一数二的富贵人家,他杨聪之名在整个惠安县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谁敢收拾他。

不过,“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这会儿就来鬼了。

他正在那嘶嚎呢,一个黑影突然从他后面窜上来,对着他后脑勺就是一棍!

“啊!”,随着一声惨叫,“歌声”戛然而止,杨聪直接扑倒在地。

他这声惨叫甚是凄厉,但是,结合前面的鬼哭狼嚎声,却一点都不显得突兀,几乎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尿完了,最后哆嗦了一下,所以叫的比较夸张,没有人会想到他被人敲了闷棍。

杨聪还没来得及哆嗦呢,那敲闷棍之人倒是被杨聪这声惨叫吓的哆嗦了一下,不过,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距离太近,杨春这声惨叫又着实凄厉,他的灵魂仿佛被针扎了一般,才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他并不是什么胆小之人,敲闷棍的事情他也不是没干过,甚至,杀人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他也就哆嗦了一下,随即便冷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木棍往地上一扔,转身回了酒楼。

按理来说,被人一闷棍敲晕过去是不可能马上醒过来的,但是,那黑影才刚刚离开,地上的杨聪竟然动了。

这事有点蹊跷,如果有人能在黑暗中看到杨聪后脑勺上那个包,估计会吓一大跳,因为那个硕大的血包正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平复!

“哎呦”,杨清风下意识抬手摸了摸有些胀痛的脑袋,缓缓睁开眼睛。

这倒霉催的,下楼梯看个手机竟然不小心滚下来了。

还好,自己的脑袋并没有什么严重受伤,至少没有出血,只是感觉脑袋有些胀痛而已。

他正要爬起来,突然感觉不对劲了,自己下面怎么凉嗖嗖的!

这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看见自己摔倒了不来扶一把也就算了,竟然还把自己的裤子给撸下来了,这样很好玩吗?

他下意识把裤子一拎,猛然发现不对劲了。

咦,皮带呢?

这裤裆也不对啊,怎么这么大?

还有,这衣袖怎么这么宽松,感觉跟睡袍一样。

他一咕噜坐起来,往自己身上一看,卧槽,真是件袍子,一件丝质长袍!

看到身上的长袍,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他猛然扭头往那光亮处一看,果然,入眼并不是他租住的六层楼房,而是一栋古朴的木质雕楼,那两端的屋檐都是向上翘起的,很明显是古代建筑。

这时候,一股记忆慢慢浮现在他的脑海,他渐渐记起来了,或者说,他接受了这个身体原主人的记忆。

自己竟然穿越了,穿越到了明朝嘉靖年间!

他怔怔的坐在那里,前世今生,一切的一切,如同梦幻泡影一般,浮现在他的脑海。

前世的他,总结起来就四个字,“虎头蛇尾”。

他从小就成绩优异,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是前几名,最后,他如愿的考上了名牌大学。

但是,从大学开始,他日趋平淡,特别是大学毕业以后,面对生活的压力,他不得不四处打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慢慢变成了一个普通的打工族。

虽然他天资聪慧,虽然他勤奋努力,虽然他精明能干,奈何,他投胎技术不好,出生在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家庭,所以,他的人生是那样的平淡无奇,平淡到几乎没什么好回忆的,也没什么好留恋的。

这一世就不一样了,这杨聪投胎技术相当之好,他家貌似是惠安城中最有名的富商,家里有钱的很。

至于他家具体多有钱,他还不是很清楚,反正整个惠安县都没有比他家有钱的,甚至整个泉州府都没听说谁家比他家还有钱。

总之,他家很有钱,钱多的吓人,他才十七岁呢,每个月家里给的零花钱就有一千两!

一千两是什么概念呢?

如果换算不同时期的货币价值,一般按最基本的米价来换算。

这个时候的米是以石为单位计价的,一石米大概一百五十斤左右,而后世一斤米差不多两块,也就是说,一石米大概相当于后世三百块,而这个时候一两银子能买两石米,也就是说,一两银子差不多值六百块,一千两银子就是六十万左右。

六十万啊,前世的他拼死拼活一个月才一万多,这世的他,什么都不用干,每天吃喝玩乐,顺带读点书就有六十万一个月的“零花钱”,这简直就是明朝的聪哥级待遇啊!

成为有钱人,成为像聪哥那样的有钱人,这可能是大部分年轻人心中最朴实的梦想,杨清风当然也有过这样的梦想,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梦想这么容易实现,从楼梯上滚下来就实现了。

这,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

有钱了,发达了,是不是该好好去潇洒一番呢?

这会儿还不是想这个的时候,因为他是被一记闷棍给敲过来的,也就是说,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莫名其妙被一记闷棍给敲的魂飞魄散了。

他虽然得感谢这敲闷棍之人,让他变成了有钱人,但是,这仇得报啊!

这闷棍可不说敲着玩的,敲多了,脑袋都有可能被人敲开瓢,被人一闷棍敲得魂飞魄散还算走运的了,如果被人敲的全身瘫痪甚至敲的神经错乱怎么办?

这人必须找出来,他可不想一天到晚提心吊胆,担心被人从后面敲闷棍!

经过一段时间的回想,他已经慢慢适应的现在的身份。

从现在开始,他就是泉州府首富,惠安杨家的长子嫡孙杨聪了,这表情动作习惯什么的可不能露出什么马脚。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脸色慢慢变得张狂,一种富家子弟独有的傲娇气势慢慢出现在他的身上。

他马的,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敲我聪哥的闷棍?

他勒紧裤腰带,捡起一旁的木棍,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就这么拎着木棍,晃晃悠悠的往酒楼走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