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穿越小说 阉党二世祖

第二百零二章 柳如是

阉党二世祖 有限无敌 4890 2019-10-17 17:21

  现在整个魏国公府成了马铖的家,自然这个门前的牌匾也要换上。不过徐达当年死后被封为王爵,所以门上的牌匾是金字招牌,马铖现在只是个贵阳侯,只能使用黑字牌匾。

马铖站在门口让陈七将牌匾换了,然后领着亲兵卫队赶奔北城朱国弼的家。

今天这次抄家是奉了皇帝的圣旨,马铖一共派出了十多支队伍,其他家马铖都很放心,但是这个朱国弼家要自己亲自去一趟,不为别的,朱国弼的小妾寇白门就值一次票钱。

带队抄朱国弼家的是王显,这家伙速度很快,等马铖赶到时已经进行了一半。朱家所有家丁、仆人、丫环都被士兵押在门口,朱国弼的家人都被带上刑具,男子自然要被处死,女子要被发卖到教坊司为奴为妓。

马铖站在门口看了看朱国弼的家人,朱国弼这家伙虽然五十多岁,不过风流的很,当年在淮安当漕运总督时就收拢了很多美女,到了南京这里更是再接再厉弄了不少。

所以朱国弼的家人中女子最多,从五十多的朱国弼原配柳氏,到十**的扬州瘦马,在到十一二的朱国弼的女儿,一共一百多人站在马铖面前。

马铖看了看朱国弼的女人,根本没有顺眼的,明代审美观点讲究弱不禁风,完全不符合马铖的审美观点,所以马铖挑了半天也没找到好看的。刚才马铖在魏国公府收拾徐文爵的老娘和老婆,只是报复心使然,并不是马铖多么喜欢人妻。

看了看没有顺眼的,马铖只好随便点了几个年轻的,算是充实一下自己的后宫队伍。

王显正在院中清点朱国弼的财务,听到马铖来了,赶紧出门迎接。

“军门大人,下官正在清点朱国弼的家产,不知道大人来到!”

马铖挥了挥手说道:“没什么,本督也没什么事,朱国弼家中清理出多少资产?”

“现在清点出房产一百余处,城内的商铺二十多家,粮食五万多石,白银四十万两,黄金五千两,其他珍珠钻石等财货正在清算中!”

朱国弼虽然也是公爵,但是底蕴与二百年的魏国公还是没法比的,除了粮食比魏国公多一些外,其他田产房产差了不是一点半点。不过马铖想想也就释怀了,朱国弼以前是北京的勋贵,到南京来还不到十年,这么短的时间内搞到这么多财产也算不错了。

“好,家产封存,粮食全部充入军中,白银吗留下一半,不要让外人知道!”

房产商铺没什么用处,现在唯一能让马铖感兴趣的只有粮食和白银。王显是马铖的心腹,听马铖这么说赶紧低声问道:“大人,那其他二十几家勋贵也这样办理吗?”

“对,也这样办理,白银黄金留下一半,还有好的房产也留下几处,剩下的都封存!”

马铖说完后看了看那些朱国弼的妻妾,然后问道:“朱国弼的女人中可有寇白门?”

寇大家的名头王显也听说过,不过王显不知道

马铖为何想要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中年女子,按照马铖的身份,想要找女人十五六的年轻女子多得是,为何非要找这么大的?王显心中腹诽大概马铖童年有什么阴影,就喜欢年纪大的。

“军门大人,这些女子中并没有寇白门,大概这个寇媚得知消息先跑了!”

寇白门是朱国弼的妾,按照明代规矩妾根本不算九族之一,就是朱国弼倒霉了也牵连不到寇白门身上,所以王显对跑了一个小妾也没怎么放在心上。

马铖听寇白门跑了十分着急,自己穿越已经一年多了,秦淮八艳只见过一个李香君,手都没摸过就让人家跑了,现在又跑了一个,那自己穿越过来还有个屁的乐趣?难道真的为全中国人民奋斗终生吗?

“不行,一定要抓到这个寇白门,本督要亲自审理她,还有与寇白门一起居住的李香君,她们一个都不能少!”

老大想要抓的人自然要特事特办,军情司紧急出动,很快就得到了二女的消息。

原来在今天上午,朱国弼家被抄的同时,寇白门就得到了消息,马上带着金银细软与李香君二人一同跑去了柳如是的家中,请求钱谦益的庇护。

得知自己属意的两个美女跑到钱谦益家中,马铖好悬没气死,自己拼死拼活一个秦淮八艳都没捞到,他钱谦益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竟然搞到了三个,想到这里马铖再也控制不住怒气,领着三百亲兵,怒气冲冲的奔着钱谦益家而去。

钱谦益的家原本在西城外三山门大街的北伞巷,不过马铖为了保卫南京,将所有城墙外的建筑全部推倒,人口物资迁入城中,所以钱谦益一家都在城内居住。

马铖带着一帮如狼似虎的亲兵,来到三山门内大街的钱家别院,马铖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让顾勇叫开府门,开始大搜特搜。

这里只是钱谦益的别院,原本就不大,马铖的三百亲兵冲进去马上搞的鸡飞狗跳。马铖不管手下的胡闹,踱步进入钱府,没想到钱谦益家里布置的非常雅致。虽然院子不大,但是在小桥流水的衬托下,很有些江南水乡的韵味。

不过这些落在二世祖马铖眼中,就是附庸风雅。马铖来到小桥边上,看到池塘中几尾金鱼,气的马铖骂道:“钱谦益这个老家伙丧权辱国,国家这个样子他竟然还如此**!”马铖说完解开裤带在池塘中撒了一泡野尿。

正在这时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被亲兵押到,正看到马铖往池塘里撒尿,气的骂道:“混账,你是何人?为何弄污了我家池塘?”

马铖提上裤子,看了看这个三十多的中年人,这个家伙长得与钱谦益差不多,表面上道貌岸然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

马铖来到这个家伙面前问道:“你是钱老不死的什么人?”

那个中年人怒道:“本人姓钱,名孙爱!你是何人?竟敢来阁老家撒野?”

这个家伙大概是钱谦益的儿子,马铖也没洗手,用刚摸

完小兄弟的手抹了抹钱孙爱的脸,笑道:“老子姓马名铖,官职是南都镇守!今天老子去朱国弼家中抄家,他家里走了两个要犯,听说跑到你家来了,还不快交出来!”

“原来你就是马铖,本人与马伯玉相交莫逆,伯玉贤弟温文尔雅,没想到你却狂狈如此!”

没行到这个家伙与马銮是好朋友,不过马铖也不意外,马銮当年在南直隶游学,听说还听过钱谦益的课,与这个钱孙爱认识也不奇怪。

“和本督大哥认识怎么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别说你爹只是一个文官!现在要犯进入你家,是你自己交出来还是本督搜查?”

听马铖这么说钱孙爱虽然生气,但是也说不出来什么,毕竟现在城里都知道那些勋贵倒霉了,他们的家人都是实打实的钦犯,如果真有几个跑到自己家中躲了起来,还真是一件麻烦事。

钱孙爱忍着怒气对管家问道:“府中可成来了陌生人?”

“大少爷,上午有两个女子来见夫人,今天只有他们两个陌生人来过!”

这个夫人正是钱谦益的小妾柳如是,当年钱谦益用正室之礼迎娶了柳如是,所以在南京钱家上下都称呼柳如是为夫人。可是这句话钱孙爱最听不得,他是钱谦益正房大老婆陈氏所生,那里能让一个小妾挑战自己亲娘的地位。

钱孙爱听管家这么说怒道:“胡说什么?钱家只有一个夫人,那就是我娘!”

马铖不管钱家的破烂事,听管家说有两个女子来了,笑道:“怎么样,钱公子,老子说的没错吧!”

现在被人家抓个现行,钱孙爱也没了脾气,只好忍气吞声道:“既然如此请镇守大人稍后,本人这就带人去后院,将这两个女子抓来交给镇守大人!”

原本马铖准备抓到寇白门二女就回去,但是现在听说柳如是也在,就想要一亲芳泽。马铖眼珠一转说道:“这怎么行,你家的家丁都是普通人,这些钦犯都是孔武有力之人,自然需要本督的亲兵去对付!”

马铖说完也不管钱孙爱,对身后的顾勇说道:“顾勇,没听到钱公子说的吗,带人去后院详细搜查,一定不要伤了钱公子的家人!”

顾勇答应一声,不管拦阻的钱孙爱,带着亲兵推开钱府家丁,进入后院。

这里是钱谦益的别院,面积不大,后院只有几栋小楼。马铖站在门口看了看问道:“那个是柳如是的住所?”

钱孙爱看到已经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只好希望这帮丘八赶紧抓人后离开,没办法只好指了指当中的一个绣楼。

马铖带着人刚到门口,楼中的人已经走出门口,为首的是一个二十七八的女子,长得不高,但是体形丰满,皮肤白皙。在这个女子身后站着一个五六岁的女童,还有两个丫环垂手而立。

那个女子来到马铖身边,福了一礼说道:“妾身柳如是拜见将军,请问将军不经请旨强闯阁老后宅,所为何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