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西甲联赛直播·万博app 玄幻魔法 傲世狂妃:妖孽帝君宠上瘾

第305章 大结局

  爱笔趣阁小说网 www.abiqug.com ,最快更新傲世狂妃:妖孽帝君宠上瘾最新章节!

   阎华二十六年,举国哀悼。

  悼的,是北陆的王后,阎华帝君的妻子,凤凌卿。

  王后娘娘是怎么死的,无人知晓。

  但众人皆知的是,王后娘娘死的那一夜,白炽之火将整个北陆都照明了。

  自此之后,帝君便一夜白头。

  周遭列国听闻如此消息,纷纷送来悼念之词,以慰帝君丧妻之痛。

  百官不敢再提后宫之事,以免戳到帝君痛楚。

  第二年,帝君出兵三十万,剿灭吞魔大陆,将血洗吞魔王室。

  将吞魔凤家之人斩首于王后墓前。

  阎华二十八年,帝君助南皇帝君击溃芷东军,与南皇签订盟约,今生永不再战。

  芷东国那边,虽然战场受挫,不过借着芷东富商钱生的财力,民生倒是搞得风生水起。

  西戎国原意趁着阎华帝君丧妻又丧友的哀恸之时,趁虚而入,拿下北陆边境城池。

  却被帝君连同南皇大军压境,将其杀了个片甲不留。

  同年,灵巫一族被阎华帝君寻得住处,一把火,烧了个干净。

  没有人知道为何阎华帝君会与灵巫一族结怨,有传言道,灵巫一族的人,曾经害过王后娘娘。

  孰是孰非,谁也说不明白,毕竟这是上位者的战争,老百姓们,也只是听一听,平日无聊之时,拿来唠一唠嗑。

  “帝君,李用大人觐见。”萧瑟带着李用到了凤凌卿以前住的寝殿,敲了敲门,得了应允方才进来。

  从王后娘娘去世之后,帝君便是日日在此,连接见大臣,批阅奏折也不曾离开一步。

  他说,在这里,兴许娘娘哪天回来了,他还能够见上一面。

  “李用大人,有何事?”

  放下手中奏折,萧无心抬头看向他。

  今日的他,并没有戴玉旒,雪白的发,用玉冠束起,横着插了个玉钗,显得斯文儒雅。

西甲联赛直播·万博app  “帝君,边境处,西戎贼寇骚扰,王川将军已经镇压下来了。我国近两年来,征战频繁,如今时局已经安定下来,民生方面,还需要大力发展才是。粮田,纺织,经贸,私塾的发展,已是刻不容缓,毕竟现在战争已经消停了些,一国经济与建设繁荣才是现下最应当做的事情。”

  李用所言,皆是良言,萧无心略微思忖片刻,点了点头:“李大人所言极是,这件事,便交给你去办吧。”

  “是。”得了御上批准,李用脸上的神色放松了些,叩首领旨,起身,退了下去。

  待李用走后,萧无心继续低头批阅奏折,直到一个时辰之后,方才放下朱红,靠在椅子上略微眯了一小会儿。

  “帝君,歇息一下吧。”萧瑟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进来,方才萧无心的桌案上,轻声道。

  “这是……”看着桌上这盘精致的点心,萧无心面露疑惑,这阎华殿中,还从未见过这种糕点。

  “还不是罂粟那丫头。自从两年前,她受了重伤不能行走之后,就整日抱着医书和菜谱研究,这不,这几日又不知道看了什么单子,做了个这玩意儿。”

  将糕点又向萧无心的面前推了推,萧瑟道:“怎么说也是那丫头的心意,帝君你给点面子吧。”

  萧无心笑了笑,起身,拈起一块往嘴里塞,清香可口,甜而不腻,的确是好吃。

  “还不错。”萧无心赞道。

  然而想起罂粟的伤,萧无心便又脸色忧郁:“罂粟她的腿……”

  “腿上还是一点知觉也没有,就连琉璃那丫头也琢磨不出来。若是王后娘娘还在……”

  若是王后娘娘还在,罂粟的腿或许能够好起来吧。

  萧瑟想要这么说,然而在提到王后娘娘四个字的时候,帝君的脸上,便已经是一抹苍凉悲怆,让他不忍再说下去。

  其实在凤凌卿离世的那个夜晚,萧无心已经将一切都想起来了,包括他服下断情丹,包括他被若心刺入百汇,消了记忆。

  若心在他恢复记忆之后,就贬为庶人,送出了宫,

  后宫的那些嫔妃,也被他一夜之间废黜了位份,另择他人该赐婚的赐婚,该送走的送走了。

  他现在,一心只愿待在凤凌卿曾经住过的地方,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归来。

  他想,朱雀丹那人能将魂魄转移他人这么多年,那么卿儿的魂魄,应当也能。

  他的卿儿那么厉害,区区一个移魂转体,又有何难,不是吗?

  “帝君?帝君?”见萧无心目无焦距地看向前方,萧瑟挥着手在他面前唤着,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回神。

  “怎么了?”萧无心道。

  见他视线与自己对上,萧瑟这才轻呼一口气,对萧无心道:“方才属下说,琉璃那边,寻了个炼丹师,听说医术不错,丹药练得也顶好,听说,通过了测试,是七阶炼丹主呢!”

  萧无心闻言,心口莫名地被什么撞击一样,眼底一亮:“七阶炼丹主?”

  卿儿以前,也是七阶炼丹主!

  “对啊,琉璃说,想要让那男子来试一试,或许,能够治好罂粟的腿呢。”

  一听是男子,萧无心眼中的光亮,瞬间消了下去:“既然琉璃这么说,那便让他试试吧。”

  萧瑟点头应了声是,缓缓退了下去。

  “这味药只能用三分,那一味,六钱即可。”琉璃的炼丹房,一位眉清目秀的“男子”正抓着几味药材仔细掂量,小心地将其放入炼丹炉中进行炼制。

  琉璃与祁风站在炼丹房外,扒拉在门边,仔细看着“他”。

  “我看这人,就是个女扮男装。”琉璃古灵精怪地点了点头,似乎在应和自己的话。

  “你这小脑袋都想些什么东西。”祁风点了点她的脑门,吐槽道:“你让他来不是给罂粟看腿的么?怎么看着看着,你眼睛倒是盯着这小白脸不放?”

  祁风的语气,满是浓浓的酸醋味儿!这臭小子,才来几天,就让琉璃对他目不转睛的,实在是让他心烦!

  “你懂什么!我让他来,全是因为他的一张脸!”琉璃反驳道。此人面容,像极了少主!

  可这话听在祁风耳中,却成了另一个意思:“嚯哟!你现在承认了吧!你就是看上这小白脸了!不是我说,这小白两哪里好了?有我壮吗?有我帅吗?有我功夫好吗?你瞎啦?”

  大手将琉璃一把提起来,小孩子一样地冲她叫着。

  “噗,你们在这儿吵什么呢?”萧瑟一来便见着这俩冤家日常斗嘴,忍俊不禁。

  “没啥,有人发疯。”琉璃白了祁风一眼,转头向萧瑟问道:“怎么样?让你跟帝君提起这个人,你说了没?”

  “在帝君面前提他干嘛?”祁风嘟囔道。

  “你闭嘴。”琉璃踢了他一脚,祁风揉了揉被琉璃踢的地方,脑袋一偏,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提了,不过帝君兴趣缺缺的样子。”萧瑟答。

  废话,他提的是男子,萧无心会有兴趣才怪嘞。

  琉璃一听便是猜到萧瑟怎么说的,无奈叹了一声,罢了,看来还得自己亲自出面才行。

  “琉璃,你要的丹药好了!”此时,那名清秀“男子”捧着刚炼好的丹药走出来,正巧与外面三人撞了个正脸。

  “娘娘……”萧瑟在见到此人的面容时,不禁脱口而出。

  这面貌神韵,不正是当年的凤凌卿吗?!

  “娘娘?”凤归尘偏了偏头,不解地重复了萧瑟的话:“萧大人,是在说我么?”

  不知为何,凤归尘总是觉得,眼前这些人,似乎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卿儿……”萧瑟身后,骤然传来萧无心的呼唤。

  他还是忍不住想来看一看,这位七阶炼丹主究竟是何方神圣。

  三人向两旁散开,只见萧无心的脸上,透着失而复得的笑容。

  凤归尘看着眼前这个绝美男子,眼角不自觉地湿润,一串串晶莹的泪珠断了线似的向下落。

  眼前,从初见的寒潭,到第一次的婚礼,再到后面的种种,仿佛观影一样划过。

  “无心,我回来了。”语落之处,便是萧无心温暖的胸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